位置: 永利国际官网 > 远程教育 > 正文

连环杀人犯周克华被抓细节首次曝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9-01-17 01:41

  重庆晚报讯 昨日下午,新书《山城利剑》举行首发仪式。该书由武警重庆总队组织编写,历数总队成立18年来执行的部分重大任务和涌现出的部分英雄人物。重庆晚报多篇报道成为该书创作素材。

  《山城利剑》历时两年创作完成,包含执勤处突、抢险救援、双拥共建、典型人物事迹等53个故事。该书第一章《亮剑巴渝保平安》中,首次披露了看守恶魔张君、围捕周克华的部分细节。

  作为总队强军文化的代表性成果,该书被武警部队列为首批忠诚卫士文化系列丛书,并作为第一本率先发行。

  昨日首发仪式上,2000余册新书供不应求。按照计划,该书春节后将在重庆各大书店上架。

  从被捕到枪决,张君人生的最后7个月依然在做最后挣扎。新书第一章第一个故事就讲述武警重庆总队一支队八中队看守张君的故事。

  灯光下,只见一辆桑塔纳后座中间,一名大个的男子低着头,双手被反铐,两边各坐着一名便衣警察,四周站着荷枪实弹的七八个人,不远处地上摆有、若干子弹、假发、现金等物。“这就是从张君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有人向赵红(时任武警重庆总队一支队八中队中队长)介绍。

  新书还披露,张君所在监所曾经发生灯泡自爆,一度被当成犯罪分子袭击进行处置,张君所戴手铐部件曾发现松动,随后进行更换。最惊心的是2001年4月5日,看守所突然停电。战士们轮流点燃打火机照明,观察张君的活动,不断向张君问话,以确定张君的位置。

  武警守卫犹如铜墙铁壁,张君无计可施,便改变策略,主动向战士套近乎:“班长,站哨了啊?”“武警,来下棋。”这样的情况多次出现。战士们不为所动,不接话茬。

  张君的软态度,跟刚进看守所截然不同。被捕后,张君把自己装扮成硬汉,特别是听说有人想把他的恶行拍成电视剧时,他高兴了好几天。

  2004年以来,周克华先后流窜江苏、湖南、重庆等地,持枪作案10起,杀死10人、杀伤6人。2012年8月10日,随着数声枪响,周克华再度在重庆作案。当天中午,周克华被锁定在歌乐山。下午2时,上万人的搜山队伍对歌乐山进行地毯式搜索。

  新书披露,下午3时,搜山队伍搜索至歌乐山半山腰时,与一名疑似周克华的男子相遇。队员们在50米外鸣枪示警,男子立即亡命逃离,消失在丛林中。

  次日下午,搜捕队伍在半山腰一棵松树下,发现疑似周克华曾经藏匿的窝点。窝棚由钢管搭成,用松叶遮盖,相当隐蔽,里面有电饭煲、衣物、报纸,以及一把自制火药枪、一把塑料……

  事实表明,周克华曾经潜下山去,并在一个商场出现。这个时候为何还要继续搜山?

  新书对此解答:指挥部决定由武警继续对歌乐山进行包围和搜索,麻痹周克华,同时安排4人一组的便衣警察,加大对沙坪坝区杨公桥、童家桥以及九龙坡区玉清寺、中梁山等重点地带的查缉力度,最终在磁器口附近击毙了周克华。

  2014年10月17日,重庆晚报18版《新闻故事》栏目,刊载了武警重庆总队后勤基地汽车修理班班长、一级警士长赵子国的故事。

  2013年12月18、19日,重庆晚报记者独家体验式采访了武警重庆总队船艇支队,12月20日报道了武警蛙人部队,其中就介绍了怕水的旱鸭子新兵杨超,经过刻苦科学训练成为水上蛟龙的故事。

  新书中披露,一个曾经十分恐水的旱鸭子,连续3年获得武警重庆总队水中蛟龙光荣称号,他就是杨超,武警重庆总队船艇支队3201交通艇驾驶班班长。

  此外,武隆滑坡中重庆晚报拍摄的照片、采访的文字资料,汶川大地震救援等报道,也成为新书的重要素材。

  2001年5月20日,是魔头张君偿还血债之日。押赴刑场前,这个曾经作恶多端、不可一世的魔头发出临终前的哀嚎,当年重庆晚报记者见证了这一切。

  早上8时之前,张君一干11名罪犯从市看守所押至市一中级法院等候终审宣判。

  一审主诉检察官和张君进行了交谈。检察官告诉张君,19日下午,他的家人分别打来电话要转告他几件事。其中一件是张君化名龙海力与杨明燕结婚生下的女儿龙某某已经接到湖南省老家,由张君前妻肖月娥收养,问张君是否需要改名?张君表示,把龙姓改成张姓。

  呆坐在地上的张君见到检察官,麻木的脸上挤出些笑容:“我一直很感激检察官。我过去很少说人话,今天我说点掏心窝子的人话,请你替我转告。”

  张君说:“把我的(起诉书)副本和判决书寄给我儿子,让他们不要怨恨政府,我是想让他们知道我的罪孽,政府杀我理所当然。”

  约1个小时,张君才说完。他突然道:“检察官,我给你叩个头!”说着,身子就要往前倾,被检察官制止。

  张君:我只想抢钱,那些人在我抢钱时妨碍了我。凡是看清楚我的人我都要打死他。正因为我杀了无辜的人,所以我要再次对他们说声对不起。

  记者:现在开庭,你心里肯定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你最想说的是什么话?

  张君:我要感谢抓我的警察。他们抓得很漂亮,以致我自杀都没成功。否则,我当时自杀了,今天也没有机会表达我的爱与恨。

  法官、检察官、法警一群人围住张君,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张君请求:转告我的儿女,长大后千万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千万要转告给他们……

  当然对于这两位视频中的主人公,舆论更多的还是呈现出不能容忍的道德洁癖心理。因为是法官,因为是法官队伍中的官,因为他们的手上握着司法的公正与公平,所以舆论普遍感觉,这是对庄严法槌的亵渎。

  人称“龚十亿”,当然不能坐实龚清概就一定拥有十亿家财,但它却从一个侧面说明龚确实相当有钱。报道披露,在申报个人事项的时候,据称龚申报的资产上亿元。

  他长期在农民工群中吗?他以农民工身份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能代表亿万农民工吗?他了解农民工多少?

  老人看“黄碟”,和之前媒体报道的“农民工看脱衣舞”一样,并不值得戏谑和嘲笑。这则新闻引发人们思辨的,不仅仅是个法律问题,更不该只是个娱乐话题,它还应该是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任何人都不是吃饱穿暖就算“幸福”的,还得有丰富的精神生活。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友情连接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Copyright © 2016-2019 永利国际官网  版权所有